剛從台南回到高雄,一直有點失眠;

昨天還因為從高雄坐車到台南,有累到,所以翻了一下睡著了,

今天則是完全睡不著。

 

回高雄之前,發生的事情,到現在仍然很有感覺。

有一種很揪心,很鼻酸,很不服氣,又很感動… 的感覺。

 

這個月,不如原本所預期的順利收到案款,

結果是我們連吃飯都沒有錢了,遑論房租…

爸爸知道我沒有錢,趁媽媽不在家的時候,淡淡的拿了六千元給我;

出門前還問我是不是跟啊如住一起,

不想欺騙,同時又擔心著媽媽反對,所以畏縮承認,

爸爸卻低聲的說--『沒關係,有互相照應就好,別讓媽媽知道就好了。』

之後便出門載客,留下激動卻強裝鎮定的我。

 

真的,很感謝爸爸對我的寬容,

雖然我總把事情搞砸,雖然我不顧他的請求硬是待在高雄,

雖然我老是拖拖拉拉不回家,雖然我總是自私做自己想做的…

但在面對這個我惹出來卻又無力解決的問題,他拉了我一把。

我的感激和感動,無以言喻… 

 

感謝上天給我這麼愛我的家人,感謝上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asssky 的頭像
passsky

一無所有之前

pass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